鑒甄動態

DYNAMIC

公司新聞
行業動態

從草藥中尋找抗擊新冠病毒的力量——予自然以敬畏,賦科學以嚴謹

作者:鑒甄檢測        時間:2020-03-03

  2019年12月,一種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以下簡稱“新冠”)悄無聲息地自華中重鎮武漢蔓延開來,隨后被確認該病毒具有嚴重的人際傳播力。截至2020年2月27日,我國已累計確診78000余名患者,有超過2800名感染者不幸罹難。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2019-nCoV的爆發已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在隨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有來自亞洲、歐洲、北美洲的多個國家陸續發現新冠感染者,正如鐘南山院士所說,新冠已成為全人類共同面對的疾病。

新冠病毒(圖片源自網絡)

  病毒流行仍在繼續,醫護力量在與死神爭分奪秒,除了要采取與風險對等的有力防控措施,阻斷病毒擴散,我們迫切需要新的預防和治療藥物。針對新冠病毒,目前尚無明確有效的治療方法,我們可以期待疫苗和臨床在研藥物盡快取得突破,但是時間不允許我們守株待兔。從前線臨床實際治療中的反饋看,中西醫聯合的施救方式對輕中癥患者都起到了不錯的效果。特別是中醫藥治療,在2003年非典(SARS)期間就證明了傳染病控制的有效性,因此在這次疫情中得以推廣使用。據統計在本次疫情臨床治療中中醫藥參與率近82%,在武漢市所有的方艙醫院中均配備2-3名中醫專家,發放相應的中藥湯劑,這無疑給當下的治療提供了更為直接的手段。

武漢新冠臨床治療(圖片源自網絡)

  作為中醫體系的物質載體,中草藥是自然界的饋贈,而本次疫情的罪魁禍首,新冠病毒也初步證實是發端于自然界。武漢病毒研究所揭示本次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與蝙蝠冠狀病毒高度相似,其中間宿主還不確定,但已有研究指向野生穿山甲。從2003非典的果子貍,到今年新冠的蝙蝠和穿山甲,這些源于自然界的人畜共患疾?。╖oonotic diseases)一次又一次地敲擊著我們敏感的神經。

基因測序(圖片源自網絡)

  又豈止是本世紀,在人類漫長的歷史中,人畜共患病總是如影隨形,雖然每一次發生的原因和傳播途徑不盡相同,卻往往帶來嚴重的后果。病毒從動物向人類傳播需要具備多種因素,包括病原體接觸的生態學、流行病學和行為學,以及易感人群的飲食和文化因素。冠狀病毒(Coronaviruses,CoV)和流感病毒一樣,在自然界的各種動物中傳播,直到SARS發生后才被認為對人類具有高致病性;十年之后,中東呼吸綜合征CoV(MERSCoV)在中東出現。無論是SARS還是MERS,野生動物如蝙蝠都被認為是這些病毒的自然宿主,再通過中間宿主果子貍和駱駝傳染給人類。

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圖片源自參考文章1)

  這些動物病毒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開就會傷害到人類,可是原本攜帶這些病毒的動物又有何過錯?病毒并非它們刻意傳染給人類,如果我們不去碰那些所謂的“野味”,遵循更健康的飲食方式;不去獵殺捕捉這些動物,信守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這一切本不該發生。

果子貍(圖片源自網絡)

  自工業化革命以來,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類社會獲得巨大飛躍,我們也愈發“飄飄然"起來,自認為可以獨立甚至“凌駕"于自然之上。憑借現代科技,我們把兇猛的洪水猛獸困在壩上,消滅了霍亂和瘧疾,我們把旗幟插上月球,把景點開發到南極,我們可以填海造陸,人工降雨。人類就像走出大山的孩子,一朝科學技術在手,便不再把大山放在眼里??墒亲匀坏牧α吭趺纯梢孕∮U呢?澳洲山火數月不滅,人類的滅火手段在其面前不堪一提,從東非到中亞的蝗災席卷,全球變暖使得南極冰消雪融,這次新冠疫情的全球擴散,都是大自然從多維度給我們的提醒。

澳洲山火(圖片源自網絡)

  其實人類社會從未真正脫離自然,而可以看作是自然生態和社會生態兩個系統發展至今的新“組合”形式。我們的衣食住行都離不開自然的物質提供,整個人類社會生態系統的運轉都是建立在對自然資源的利用之上。我們從來都不是自然界的超越者,更不是征服者,人類社會依賴自然,就像我們每個個體對社會生態系統的依賴。在平時我們大都感受不到這份“依賴”,它是發達的上下游產業鏈,是制造業的精細分工,是便捷的物流和發達的交通,是先進的生物醫學,是足不出戶便可與世界接合的互聯網。在現代社會的光環加持下我們有了無所不能,“天地同力”的錯覺,正如我們誤以為人類社會已脫胎于自然界自成一隅。當疫情到來,一切被按下暫停鍵,我們才知道平時我們所忽視的社會生態系統是多么重要和便利,一如當災害降臨,我們才會意識到自然生態系統對人類社會的穩定是多么至關重要。

疫情中戴口罩的國人(圖片源自網絡)

  在登山界有這樣一句話:“因為敬畏,所以無畏?!蔽覀儜斁次纷匀坏倪\行規律,這并不是指我們不再開拓進取,固步自封,而是在敬畏中達成與自然的和解,做到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人類社會的發展應該與自然形成良性互動,通過自然規律的不斷掌握,知其所以然而然也。心懷敬畏,順應規律,我們自當無畏于任何險阻。

  這份敬畏,同樣也應獻于自然界的豐饒瑰麗,老話說:“毒蛇出沒處,必有解毒草”。大自然是公允的,有疫病的威脅,也有抗疫草藥的生長。如何利用和開發好這些天然產物,筆者認為應當秉持嚴謹科學的態度。中醫藥抗疫,不應止步于經驗,動輒以千年使用傳統為憑據;更應與時俱進,在現代循證醫學框架下運用體外、動物試驗和臨床驗證等手段推進中藥的現代化。抱定“祖宗之法不可變”是錯誤的,從食草煮葉到丸散膏丹,從神農嘗百草到《本草綱目》,中醫藥一直處于不斷進步中。至我輩,理應運用好中醫藥辯證施治的個體化給藥特性,開發好中草藥這一天然寶庫。只有這樣,方為對患者的健康負責,對科學研究負責,對傳承中醫藥文化負責。

  知易行難,中藥現代化一直是研究的難點。這里我們簡要介紹一篇來自上海浦東新區公利醫院研究團隊在JIM發表的研究成果,他們利用in silico和生物相結合的策略對抗新冠中藥進行篩選,可供借鑒。在疫病治療中使用中藥主要依靠醫書記載的草藥分類和患者癥狀,并不清楚這些草藥是否具有直接的抗病毒作用。換而言之,更多的憑經驗,而不是根據病毒病原學,搞清楚這些草藥的抗病毒作用可以幫助醫生更好的選擇。

  該研究團隊根據兩條原則,通過六個步驟篩選抗疫中藥。兩條原則分別是口服有效的抗新冠病毒化合物篩選,有傳統使用經驗的中草藥確定。在化合物篩選的過程中,分別利用數據庫檢索,化合物成藥性評價和病毒蛋白分子對接。首先是利用不同的中藥數據庫收集有抗病毒研究的化合物;然后對這些化合物的吸收、分布、代謝等成藥性作評價,這是根據多數中草藥都是煎煮后口服給藥,所以候選化合物必須具備口服給藥的可行性;在冠狀病毒編碼的十幾種蛋白質中,一些關鍵蛋白參與病毒的入侵和復制,因此第三步就是利用病毒蛋白docking確定能與靶點結合的分子結構,通過以上三步完成抗病毒化合物篩選,共得到13個化合物分子。在第二部分研究中,研究人員將這13個結構導入數據庫查找包含它們的中草藥,閾值設定為至少包含兩種藥效成分,共確定125種草藥;再按照傳統用法篩選出26味中藥;最后利用網絡藥理學打通這些中藥的作用機理通路。

  這項研究為抗新冠病毒的中藥藥物發現開辟了前景,可以幫助在短時間內從海量的中藥數據中遴選有效成分,也為之后的臨床應用提供了理論指導,但我們也要充分意識到計算輔助預測與試驗之間還需進一步銜接?,F在正是疫情攻堅階段的關鍵時刻,容不得絲毫松懈,保持樂觀謹慎的科研態度,扎實地做好中藥抗病毒研究,我們可以期待中醫藥在疫情防治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參考文章:

1. History is repeating itself: Probable zoonotic spillover as the cause of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Epidemic.


2. In scilico screening of Chinese herbal medicines with the potential to directly inhibit 2019 novel coronavirus.


3. Traditonal Chinese medicine is a resource for drug discovery against 2019 novel cornavirus (SARS-CoV-2).


4. 抗擊SARS實踐與新人文精神的思考。

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日本一区二区-日本暴力强奷免费视频